行暴力之实的「沟通」,最省事了

发布时间:2020-08-03 编辑: 查看次数:457

行暴力之实的「沟通」,最省事了

年轻人:好吧,要从哪里开始?

哲学家:我想想……假设你班上发生了暴力殴打事件吧。是因为一些小争吵演变成拳脚相向的打架事件。你会如何处置这两个人?

年轻人:如果是那种情况的话,我不会大声斥责他们,反而会冷静听听看双方的说法。慢慢问他们「为什幺吵架?」或「为什幺打人?」之类的事。

哲学家:学生们会怎幺回答呢?

年轻人:嗯……大概是「因为他说了这样的话,让我很火大」,或是「他对我做了这种过分的事」等等的吧。

哲学家:接着你会怎幺做?

年轻人:听过双方的说法,确定是谁的错,再让有错的那一方道歉。只是说起来,所有争执里,彼此其实都有不对的地方,所以我会让他们互相道歉。

哲学家:这两个人会接受吗?

年轻人:通常还是会坚持自己的说法才是对的。不过,只要当事人能有那幺一点觉得「自己可能也有错」的话,我就觉得这样够了。吵架本来就是两败俱伤的事。

哲学家:原来如此。那幺,假设你的手上拿着刚才提到过的三角柱。

年轻人:三角柱?

哲学家:对。一面写着「可恶的他」,一面写着「可怜的我」,最后一面是「今后该怎幺办」。就像我们这些谘商师使用这个三角柱那样,你同时想像一下用这个三角柱去听听学生的说法。

年轻人:……什幺意思?

哲学家:学生们所说「他说了这样的话」「他对我做了过分的事」这些吵架的理由,如果用这个三角柱来思考的话,不就是「可恶的他」和「可怜的我」吗?

年轻人:……呃,是啊。

哲学家:你光是问学生「原因」,不管再怎幺追究下去,只会听到推卸责任与辩解的说词。你应该做的,是聚焦在他们的「目的」上,和他们一起想想「今后该怎幺办」。

年轻人:吵架的目的?不是原因?

哲学家:让我们依照顺序一个个来解开那些结吧。首先,一般我们是透过语言来沟通对吧?

年轻人:对。就像我和您对谈这样。

哲学家:所以沟通的目的、目标是什幺?

年轻人:意思的传达,就是传达自己的想法吧。

哲学家:不是的。「传达」只不过是沟通的入口而已。最终的目标,是要达成双方意见一致。光是传达的话,不具任何意义。只有当传达的内容获得对方理解、达成一定的协议,沟通才开始具有意义。你和我,也是一边摸索,一边以达到某种程度的意见一致为目标,才进行这样的对话。

年轻人:是啊,真的是很花时间呢!

哲学家:没错。藉由语言沟通直到意见一致为止,需要耗费相当多时间及力气。不是光靠自己一意孤行的要求,必须用客观的数据,甚至要準备一些资料说服对方。而且相对于所耗费的成本,可以得到的立即有效性与确实性实在太过贫乏。

年轻人:就像您所说的,真的会让人感到厌烦。

哲学家:那幺,你知道对争辩感到厌烦的人,还有那些认为在争辩中毫无胜算的人会怎幺做吗?

年轻人:这个嘛,应该不是退出吧?

哲学家:他们最后选择的沟通手段,就是暴力。

年轻人:呵呵,这倒是有趣!原来会连结到那里呀!

哲学家:只要诉诸暴力,不必耗费时间和力气,就能强行通过自己的要求;说得更直接,就是可以让对方屈服。暴力,毕竟是成本最低、最轻鬆省事的沟通手段。在论及道德上不被允许之前,不得不说是人类过于不成熟的一种行为。

年轻人:您的意思是,并不是因为道德观念上不认同,而是因为那是不成熟的愚蠢行为,所以不认同吗?

哲学家:嗯。道德标準会随着时代或状况而改变,单单以道德为指标去评断他人是非常危险的。因为在某些年代,甚至还会鼓吹暴力行为。那该怎幺办呢?我们人类终究还是得要回归原点,从不成熟的状态中成长。不可以仰赖暴力这种不成熟的沟通方式,而是要摸索出更多方法。当做施暴「原因」所提出的,那些像是对方说了些什幺、用了什幺样挑衅的态度等等,其实根本一点关係也没有。因为使用暴力的「目的」只有一个,应该思考的是「今后该怎幺办」。

年轻人:原来是这样,这倒是对暴力一番有趣的洞察。

哲学家:你能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吗?现在所说的,也可以套用在你身上喔。

年轻人:才不呢,我可没有使用暴力唷。您可不要找碴、说到我头上来!

申博太阳城_梦幻城娱乐国际手机版|关注生活问题|为用户提供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辉煌娱乐APP平台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博集团网站欢迎访问